yabo709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才十几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会如此巨大。”上官琳说,如今在江北嘴工作,上班前将孩子送到学校,步行即可到公司;和客户会面,可以选择附近的咖啡厅;闲暇时间,购物、踏青、吃饭、看演出……种种需求,都可以便利地实现。

yabo709

  作为首届江北城“梦想人物”之一,68岁的刘德忠是一名普通的文明志愿者,平时主要负责大剧院区域交通劝导。“环境好了,城市变美了,来这里的人也多了。”他说他的“梦想”很简单:大家过马路不低头看手机、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共同维护美好家园。

  “真没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再与江北嘴联系在一起。”2011年,王孝碧的女儿陈渝入职中国平安人寿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因工作需要,她会经常前往位于江北嘴的平安财富中心重庆总部,站在公司窗户旁,望着几百米外曾经是“老家”的位置,陈渝内心感慨万千。

  在国金中心片区的最高点,坐落着重庆尼依格罗酒店。“酒店位置优越、风景独好,从开业起就受到热捧。”来重庆多年的意大利籍酒店总经理欧立华介绍,酒店的客人大多数为高端商旅客人、艺术家、设计师、时尚潮人、明星等。“近年来,重庆发展迅速,未来将会有更大的潜力。我看好重庆,看好江北嘴。”欧立华说。

  截至2018年底,江北嘴中央商务区金融机构总数达216家,存贷款余额10299亿元,占江北区全区的76.1%。

  作为江北嘴最初的建设参与者之一,重庆市江北嘴聚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上官琳见证了这里十余年来的“巨变”。在她看来,江北嘴的变化是“立体”的。除了城市基础设施、产业机构外,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学校、商业、文化等生活配套设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93年至2002年,鉴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江北嘴历经了近十年的控规阶段,相关部门举棋落子非常慎重。”龚继荣说,也正因为此,在整个重庆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的这一时间段,江北嘴一度在外界看来仍处于“原地踏步”状态,没有新楼建设,没有新产业崛起,与对岸的解放碑和旁边的江北区观音桥商圈形成鲜明对比。

  作为江北嘴最初的建设参与者之一,重庆市江北嘴聚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上官琳见证了这里十余年来的“巨变”。在她看来,江北嘴的变化是“立体”的。除了城市基础设施、产业机构外,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学校、商业、文化等生活配套设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江北城搬走后,王孝碧还会经常回到这里来看看,参加街道组织的活动。“这里的变化太大了,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站在千厮门大桥桥头,王孝碧望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眼里的泪花闪烁,有不舍,也有自豪。

  “1993年至2002年,鉴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江北嘴历经了近十年的控规阶段,相关部门举棋落子非常慎重。”龚继荣说,也正因为此,在整个重庆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的这一时间段,江北嘴一度在外界看来仍处于“原地踏步”状态,没有新楼建设,没有新产业崛起,与对岸的解放碑和旁边的江北区观音桥商圈形成鲜明对比。

  年近七旬的王孝碧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感慨万千。“一家十几口人,挤在40多平米的木制平房里,半夜起来踩到人是常事。一个片区才一个公共旱厕,家家户户会在屋内备上尿壶,天气一热气味令人作呕。”

  这种萧条和破败一直延续至二十一世纪初。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书记龚继荣介绍,当时江北嘴地区最高的房子才6层楼,且只有几栋,整个区域没有一部电梯。到2002年,当地居民都还是靠烧柴火或者煤炭煮饭。

  在国金中心片区的最高点,坐落着重庆尼依格罗酒店。“酒店位置优越、风景独好,从开业起就受到热捧。”来重庆多年的意大利籍酒店总经理欧立华介绍,酒店的客人大多数为高端商旅客人、艺术家、设计师、时尚潮人、明星等。“近年来,重庆发展迅速,未来将会有更大的潜力。我看好重庆,看好江北嘴。”欧立华说。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才十几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会如此巨大。”上官琳说,如今在江北嘴工作,上班前将孩子送到学校,步行即可到公司;和客户会面,可以选择附近的咖啡厅;闲暇时间,购物、踏青、吃饭、看演出……种种需求,都可以便利地实现。

  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岁月都留下了动人的历史印记,每座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系列报道,记者通过视频、图片、文字记录下各地70年间的发展变化,以小见大,展现国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图景,在生动的历史变迁中感受新中国奋进的磅礴力量。

  刘长富成年后,进入重庆市水上运输公司工作,一待就是20年,见证了水运的兴衰之变。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所在企业的营收从此前的盈利,变为年年亏损。在刘长富看来,这是因为各类交通方式的迅猛发展,使水运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以前这一片都是矮房子、破房子。”王玉新指着的地方,如今已是高楼林立,变幻的霓虹在楼群的外墙上追逐闪耀,绚丽动人。“给你们看一段我们江北区的视频。”王玉新拿出手机,点开一段8分钟短片,是重庆“书记晒文旅”专题宣传的江北篇。短片中,江北区委书记李维超与一位民间艺人一起,站在江北嘴说起了评书。“脚踏两江水,我爱江北嘴!”方言评书引来大家的欢笑和点赞。

  走进今年初正式投用的江北城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练习声乐,腿脚不便的刘春慧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之前跟女儿住在一起,她年纪也大了,照顾我太吃力了。”已90岁高龄的刘春慧言语清晰:“这里有专人护理,吃得也好,离家近,女儿每天都会走路过来陪我聊天,很是方便。”

  2003年7月,重庆市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了《重庆中央商务区规划》,明确重庆中央商务区由江北城商务中心区、解放碑商贸中心区和南岸弹子石功能配套区共同组成。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才十几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会如此巨大。”上官琳说,如今在江北嘴工作,上班前将孩子送到学校,步行即可到公司;和客户会面,可以选择附近的咖啡厅;闲暇时间,购物、踏青、吃饭、看演出……种种需求,都可以便利地实现。

  走进今年初正式投用的江北城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练习声乐,腿脚不便的刘春慧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之前跟女儿住在一起,她年纪也大了,照顾我太吃力了。”已90岁高龄的刘春慧言语清晰:“这里有专人护理,吃得也好,离家近,女儿每天都会走路过来陪我聊天,很是方便。”

  走进今年初正式投用的江北城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练习声乐,腿脚不便的刘春慧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之前跟女儿住在一起,她年纪也大了,照顾我太吃力了。”已90岁高龄的刘春慧言语清晰:“这里有专人护理,吃得也好,离家近,女儿每天都会走路过来陪我聊天,很是方便。”

  江北嘴要担负起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重担,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大企业总部及有分量的金融机构进驻。在两江新区挂牌成立、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落户,以及江北嘴作为金融功能重要板块纳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范围内等多重利好的叠加下,众多金融机构纷至沓来,竞相抢滩。

  过去,连接江北嘴和江对面渝中区沧白路的是两根横跨钢索,钢索上“行走”着两台索道,它们让每天来回于江北嘴和解放碑的人们有了一条过江的捷径。坐上索道,从江中心望向两岸,一边是繁华,一边是破落,嘉陵江仿佛将它们隔成了两个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